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民俗民藝 > 人文探究
毛一鷺的“文化遺產”
發佈時間:2021-09-27 08:30:27

餘利歸

汾口毛家明朝人物毛一鷺,字序卿,號孺初,別號雲程,行琴十三,孝子毛存元(東崗)孫、毛志宸(養初)長子。隆慶五年辛未(1571年)十月初一日亥時生,天啓七年丁卯(1627年)十一月廿一日丑時卒,享年五十七歲。萬曆三十二年甲辰登進士,授南直隸松江府推官。至天啓七年辭職回鄉,累官至南京兵部左侍郎。毛一鷺一生刑教兩途,卓有成就。因晚年逮捕周順昌,激起蘇州民變,又建魏忠賢生祠,明末崇禎年間毛一鷺被列名“逆案”。清朝乾隆年間,有關毛一鷺生平記載及其著述遭受禁燬。然而文獻浩瀚,不盡禁絕,毛一鷺仍有一些“文化遺產”留傳至今,讓我們看到一個印象不同的毛一鷺。

著述《雲間讞略》

中國國家圖書館善本部藏有毛一鷺《雲間讞略》。

“雲間”是指明代的松江府,包括華亭、上海、青浦三縣及金山衞,涉及今天的上海及江蘇部分。毛一鷺於萬曆三十二年甲辰登進士後,授南直隸松江府推官,期間,曾攝篆華亭、青浦、上海縣事,兼管鹽政。前後長達六年之久。推官職責是專理刑獄案件,有稱“司理”“司李”。毛一鷺在任期間審理案件無數。《雲間讞略》就是毛一鷺司法案例及部分公文彙編。

《雲間讞略》刊本共十卷,現僅存八卷,五、六卷缺佚。卷一至卷九收錄的案件共有183件,記載有對訴訟案件的判語(讞語),並於部分判語後附載上級官員的批示(詳批),卷十收錄了作者在任期間的公文,包括告示、報告與參語。本書內容十分豐富,比較完整地反映了晚明地方政府的審判程序、定罪量刑的依據以及毛一鷺本人在地方司法實踐中的建樹,與此同時,書中也保留了錯綜複雜的案件細節,可藉此窺探晚明江南地區基層犯罪的主要傾向和變動中的社會生活。卷十則有倉史、縣總設置管理以及河運、水荒、旌表烈婦、旌表方孝孺、司法“冷審”等內容和建議。因此,該書對研究明朝晚期的政治、法律、社會、文化等,都具有珍貴的史料價值。

明朝華亭何三畏《雲間志略》卷六《郡司理孺初公傳》稱“公所著《雲間讞略》,似於金科玉律之文,素所嫺習,一人不輕縱,亦一人不輕枉。後先平反,凡數百條,無不言爻象而事準繩也者。”

毛一鷺《雲間讞略》收錄於2005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《歷代判例判牘》第三冊。法學司法界多有研究。

捐俸刊刻《范文正公忠宣公集》

萬曆三十六年戊申,毛一鷺任松江府推官期間,刊刻印行了《范文正公文集》《範忠宣公文集》,至今流傳。

毛一鷺任推官,職在司法。但任職六年,“最如意者尤在庠序諸生”,即着意於文教。平時,諸生以文薦,都親自為其品題,獎拔諸生,使文風為之丕變。更復新學宮,捐建了松江府學天藻亭,修建上海、青浦兩縣儒學。分校南闈、閩闈,皆稱得人,鼓勵他們實學大用。訪尋方孝孺嫡裔,請以複姓,建“求忠書院”(祠),表章方孝孺。其他還建立了張、嚴、楊“三烈祠”。尤其是組織刊刻《范文正公文集》《範忠宣公文集》,藏於府署,印行傳播,為三吳士子確立標杆榜樣,風厲學宮。毛一鷺“甄陶士類之心,每借名教大義以鼓吹羽翼,故教化行而人情歡洽。松之士庶所以愛公敬公而不忍釋公”。

毛一鷺刊刻的《二範文集》,至今收藏於日本國立公文書館。其中《范文正公文集》10冊共十二卷附七卷,《範忠宣公文集》6冊共十卷。上至應天巡撫,下至生員及範氏裔孫都參與梓校。卷帙浩繁,工程浩大。

範文正即范仲淹,範忠宣即範純仁,蘇州吳縣人,父子兩人都為宋朝宰相。北宋景祐元年(1034年)四月,范仲淹謫官睦州(州治在建德梅城)知州,任職不到半年時間,但修建了孔廟(學校),重建了嚴(子陵)先生祠堂,還主持疏浚了梅城西湖,修築了南北堤壩。百姓愛慕范仲淹,就在西湖建立了“思範亭”。

範文正生於吳,宦於嚴;毛一鷺宦於吳,生於嚴。毛一鷺“束髮輒徘徊(思範)亭下,不忍去。”任松江府推官,出入范仲淹故鄉,機緣相會,於是訪范仲淹“故實”於陳隱君(陳繼儒),得其以前所校閲範公文集,又讓範之十八代孫範必溶蒐集遺佚,屬洪(雲翼,松江府訓導)、王(大原,華亭縣訓導)二博士為都校,請之當路,謀之寅僚,俱欣然捐俸,共襄刊刻印行二範文集。

毛一鷺刊刻范仲淹文集,是“以志高山仰止之私,亦嚴父老思範亭意也。”也就是説,表達自己對范仲淹的敬仰之情,也了卻嚴州父老愛慕范仲淹之意。毛一鷺任職推官,所以在序中特別提到了范仲淹任(廣德軍)司理參軍之事。范仲淹日日抱着案件材料,向知州軍事彙報案情,辨論是非,回到住處,就把辨論之語記在牆上,到離職時牆上已寫得滿滿的沒有空隙了。范仲淹辦案如此用心,這一件就讓毛一鷺敬佩不已。當然,毛一鷺刊刻二範文集,不僅僅是表達敬仰之情,自勵自警,更是為了弘揚二範的勳名道德,借名教大義,為吳中士子樹立學習榜樣。

刑法與文教雖為兩途,卻也可以殊途同歸。這也是毛一鷺從政之用心吧。

纂修《遂安縣誌》

台灣成文出版社於民國七十二年(1983年)景印《遂安縣誌》一冊四卷。民國七十六年(1987年),台灣學生書局也發行同版《遂安縣誌》,此志藏於台灣省立台北圖書館。

此《遂安縣誌》為萬曆四十年壬子(1612年)完成的縣誌手抄本,為現存遂安縣誌最早版本。共四卷,卷首為新舊序,卷一為方輿志、營建志、食貨志,卷二為官師志、選舉志,卷三為人物誌、武備志,卷四為藝文志。其中有毛一鷺撰《南韓橋記》。

由韓晟主修,毛一鷺編纂,劉尹鶴、方逢年、汪喬年同修。韓晟,字寅仲,號嵩少,廣東博羅人,舉人,萬曆三十八年任遂安縣令。毛一鷺為廣東道監察御史。劉尹鶴,四明人,舉人,由儒學署教諭。方逢年,時為舉人。汪喬年,為庠生。

萬曆三十八年庚戌(1610年),毛一鷺因有廣東道監察御史之命,召赴北京,同時將父母帶到北京官邸色養,不料,父親不適應北方冬天的氣候,剛滿一月即中寒暑疾,醫了一個月才稍微好轉。於是陳情送回老家,卻得不到批覆。此後,因受某些官員忌恨排擠,就有了巡按貴州之命。萬曆三十九年辛亥(1611年),長子毛國標過世,毛一鷺就啓程送父母回老家。回家之後,又草一疏請求奉養父母,並上繳所授敕印。但因當時貴州苗仲猖獗,羽書告急,朝廷還是不同意居家奉養盡孝。因此,毛一鷺前前後後在家呆了一年左右。也就是在居家期間,受知縣韓晟之請,參與纂修了《遂安縣誌》。萬曆四十年壬子(1612年),完成縣誌修纂。由此,為我們留下了一份珍貴的歷史文獻。

時間匆匆,毛一鷺父親毛志宸身體稍好之後,不負皇恩,催促毛一鷺早日赴貴州完成君命。萬曆四十二年,毛一鷺揮淚就道,巡按黔中。

輯評沈承《即山集》

《四庫禁燬書叢刊》集部第041冊收錄《毛孺初先生評選即山集六卷附附刻一卷》,明沈承撰,毛孺初輯評,明天啓六年刻本。北京大學圖書館藏。卷一敍、記,卷二墓誌銘、祭文、雜文,卷三論,卷四策、表,卷五書、啓、募疏,卷六賦詩。附卷為張三光撰《沈君烈軼事》、沈承夫人薄氏撰的悼亡詩。

《即山集》是明朝沈承遺著。沈承,字君烈,號即山,江蘇婁東(太倉)人。少負異才,萬曆之季,古學衰替,而獨治經傳古文詞。毛一鷺於庚辛之際(1620年-1621年)督學三吳,特別賞識,拔其高等。天啓四年甲子(1624年),秋闈報罷,十月病卒。

該書前有應天巡撫毛一鷺於天啓(六年)丙寅長至日(冬至)撰寫之序,以及諸生周鍾(江蘇金壇人)、太倉知州劉彥(湖北荊州人)、舉人張溥(太倉人)、解元陳組綬(武進人)之序引。附卷有武進張三光《沈君烈軼事》。介紹了沈承生平及文學造詣,結集刊印緣由及過程。

天啓四年甲子(1624年)十月沈承卒,張溥和周鍾蒐集沈承詩文準備刊刻。天啓五年,都察院右僉都御史毛一鷺巡撫應天,得知此事,割俸安葬沈承,又仔細評選沈承之詩文。天啓六年丙寅冬,捐資刻成《毛孺初先生評選即山集》,毛孺初即毛一鷺,全書有毛一鷺圈點及題評。

沈承才華橫溢,英年早逝,令人嘆惜。讀此文集序言,毛一鷺惜才愛生之情躍然紙上。其他作序者都尊稱毛一鷺為毛老師、毛師尊,師道尊嚴,猶自在人心。然而,翻手為雲,覆手為雨,朱由檢繼位,天朝換代,至崇禎二年不過爾爾,毛一鷺因不得已處置蘇州民變、建魏忠賢生祠,即被列入魏忠賢閹黨之列。尊毛一鷺為師尊的張溥一篇《五人墓碑記》,其竟稱“時以大中丞撫吳者為魏之私人,周公之逮所由使也”,這一碑記一直列入當代教材,毛一鷺成為反面人物,令人唏噓。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