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教育視窗 > 學生佳作
可愛的小雞
發佈時間:2021-09-17 11:24:36

中洲鎮小六(1)班 姜曉悦

  這天下午,媽媽讓我拿點冰西瓜給奶奶送去。起初,看太陽那麼毒,我是不想去的,可聽侄女説,奶奶家的母雞生了6只小雞,怪可愛的,我便渾身來了勁兒。我讓媽媽和姑姑別把瓜皮扔了,要留着給小雞吃。

  奶奶家在山上,太陽毒辣辣的,吹來的風是熱熱的,路兩旁的草是垂着頭的。好不容易到了奶奶家,“奶奶!我給你拿西瓜來了,天這麼熱,來吃點兒。”沒人答應,我又叫了一聲,還是沒人應答。

  “哎呀,太外婆洗衣服去了!”小侄女説。她叫的太外婆就是我的奶奶。

  “哦哦,那你知道小雞在哪兒嗎?”

  “當然,跟我來!”她説,“哦,別踩到雞屎。”

  我們倆小心地走過一個小房間,然後她打開後門,終於看見了小雞。

  “咯咯咯咯噠——咯咯噠……”小雞舍裏有五隻大雞和六隻小雞,還一隻黑鴨。我把瓜皮掰成幾瓣,朝小雞的位置扔,可是被大雞搶走了,第2次、第3次、第4次,結果都一樣。小侄女説:“讓我來!”可小侄女這麼一扔,小雞都被嚇跑了。“我去捉只小雞!”原本平靜的雞羣被小侄女突然的到來嚇了一跳,像是誰向平靜的湖面擲了一顆大石子,泛起層層漣漪,不管是大雞還是小雞,都嚇得四處逃竄。一隻小黃雞掉隊了,急得撅起肥肥的屁股拼命扇動翅膀,沒想到竟飛起來了一點兒。跟上隊伍後,“大部隊”爬上奶奶搭的小橋,跑到對面去了,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。

  小侄女灰溜溜地出來了,我倆沒法子只好走了。奶奶的房間怎麼有動靜?原來奶奶剛才在睡午覺呀!

  “奶奶,桌上的西瓜是媽媽讓我拿給你的,挺甜的。”

  “哦,好!”

  “太外婆,你可以捉兩隻小雞給我們倆看看嗎?”小侄女説,“我剛才試了試,捉不到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我們倆跟在奶奶身後,奇怪,剛才侄女拼了半條命都捉不到的小雞,奶奶竟三兩下就捉到了。

  “哇,好可愛。”我們倆齊聲説。小侄女之前來過,所以她手裏的小雞很温順,而我手裏的小雞卻與她截然不同,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使它處於舒服的姿勢。剛想換個面,它就撲打着翅膀逃了。

  我去追它,它卻跑得更快了,一邊跑,嘴裏還一邊嘀咕着,似乎在尋求小侄女手中的小雞前來幫忙。侄女手中的小雞聽到了,也撲打着翅膀逃到我那隻小雞身邊,它們鑽到桌子底下,一直在裏面嘰嘰説個不停。

  我堵在左邊,小侄女堵在右邊,沒想到它們從前面走了,跑到另一個桌子底下。“小雞小雞,你快出來吧!我不會傷害你!快出來吧!我給你吃大米!”我把小碗放到桌子底前方,然後對裏面説。兩隻小雞探了探頭,前後伸縮着脖子,小心翼翼地走出來。我的眼睛頓時亮了,小侄女伸手就要抓,我趕緊制止:“噓,先讓它們吃飽啦。”小侄女擺出OK的手勢。

  小雞們吃飽了,我和小侄女小心地抱起它們,它們沒反抗。啊,小雞在我手裏睡着了!薄薄的眼皮耷拉下來,透過眼皮還能夠看見明亮澄澈的眼睛,嫩黃的毛沒一點兒其他雜色,黃得可愛。它的身體是温熱的,像冬日的暖陽,暖和卻不燙人,小傢伙的身體不停地抖,看來前面我們嚇着它了。

  終於小雞醒了,我和小侄女就帶它們洗澡去。我們先接了一盆水,拿到陽光下曬暖和,然後開始給它們洗澡。起初,它們很不配合,不停地撲打着翅膀,把水都濺到我和侄女身上。漸漸地它們感覺到了舒服,乖乖地呆在盆裏了。

  不妙,小侄女的那隻小雞突然拉屎了。無奈,我們只能提前結束洗澡活動。我的小雞開始悠閒地散着步,頭時不時地甩幾下,想把水甩幹。

  奶奶把其他的雞都放出來了,小雞便循着聲音,屁顛兒屁顛兒去找家人們啦!

  點評:“夏日”“西瓜”“小雞”“小侄女”構成了一幅生動的夏日趣事圖,這是小作者的生活再現,也是屬於她的獨特的童年記憶。閲讀着這篇文章,聽着小作者和她小侄女的童言童語,看着“扔瓜皮”“追小雞”“給雞洗澡”等幼稚的行動,感受着小作者捧着小雞時那分明的觸感與心中的激動之情,我的腦海中也一點一點浮現出曾經屬於我的那份童年記憶碎片——多少年以前我也是那個看到賣小雞會央求媽媽買一隻的小孩,買到小雞後會傻傻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小傢伙不自覺發笑的小孩……每個人童年時候那種純粹、簡單、天真卻無可複製的快樂,都在這一時刻被喚起。(點評老師:余月娥)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